-除互动亲友外【请·不·要·转·载】-

私自转载一律拉黑。
非委托稿子之类的摸鱼,做头像和刻章授权开放,临摹请注明原作者。

急事可私信联系。粉丝提醒已关。

圈地自萌不撕逼。
原创狗。热衷捏孩子。
头像来自我亲爱的弟弟傻二狗【……】

我爱我的亲家们和亲友们。
 

影下棉(一)

cp是 @缺氧症 家的狐影和我家的荒棉


挖坑不停,填坑不……不存在的【……】

赶在断网前写完第一章,希望错字不要太多【。】


1.

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是什么?

是钱。


荒棉一直这样觉得的。

钱可以买来一切。健康也好,快乐也好,幸福也好。没有钱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样奇怪的价值观导致了她的交际人脉里,除了用金钱构筑起来的商业联络,其他什么都没有了。

当然荒棉也并不在乎。

叫她钱眼子也好,骂她铁公鸡或者小气鬼也好。荒棉是个孤僻的自我主义,对于她来说,自己快乐就足够了。

又不是做了伤天害理违法乱纪的事情,没有什么好觉得心虚不安的。


“棉棉你这样肯定要孤独终老的。”

母亲这样和她说。

荒棉埋头敲打着计算机,“等我老了变成富婆了,我就包养两个小鲜肉给我养老。”

“……”


遇见狐影不知道是不是命中注定。

荒棉偶尔会跑去乡下的奶奶家玩。因为奶奶家在遥远的山区,在那里的传说很多。有人说看到过精怪在那里出没。

——如果遇到了什么妖怪拍了照片又是额外的收入啦。

当然她的本意只是拍拍普通的自然景观去参加学校的摄影比赛。


大概。


狐狸在这个偏远的山区并不是少见的动物,在山林的深处甚至有个莫名其妙的日式神社一样的建筑。里面供奉的是妖是神是鬼还是魔就没人清楚了。

神社很破旧,距离上一次的供奉也许已经有了几十几百年。

荒棉会知道这里也只是偶然。


摄影并不是她的兴趣,但是学校里的摄影比赛往往都有一笔不算少的奖金。这就足够了。


“你迷路了?”

穿着西式校服的奇怪少年出现的时候照实把荒棉吓了一跳,少年脸上涂着红色的花纹,眼睛是漂亮的金色,明明是深山里,少年却一副轻松自如习以为常的样子。

和扛着摄影机背着登山包,拄着登山杖大口喘气的荒棉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是谁?”荒棉眯着眼睛打量着少年,“你也是附近村子里的孩子?”

“?”少年的表情有些茫然,甚至懒洋洋的打着哈欠,“什么村子?”


“山脚下的村子啊?”荒棉皱着眉,上下打量着这个满身倦意的少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少年不像是人类。

明明穿着西式校服一样的衣服,气场却微妙的总有着违和感。

“?”


“时间居然过了这么久……”

荒棉并不打算多搭理这个奇怪的家伙,本能的远离却隐隐约约听到了少年暗自的嘀咕。虽然听不太清楚对方到底在说什么,但是她来这里的唯一理由是拍摄出可以夺得奖项的照片,然后拿到奖金把最近看中的新款游戏机买到手。


开学之后的荒棉又恢复了继续忙碌学习和做临工的日常生活。

她在网上开了个网店,平时会在上面卖一些手作的小玩意,虽然不打算当做主职,但是这个费时费力的事情她做的还是挺开心的。更重要的是能赚钱。(……)


“据说今天有转校生哦。”邻桌的女生小声的告诉荒棉,“好像是山区来的。”

“……”都什么时候了还居然有转校生这种事情太俗套了吧,荒棉把课本竖起来撇撇嘴,“山区啊。不会是个满口俺俺俺的淳朴农民吧。”

“也许那样反而可以期待一下。”邻桌女生耸肩,“如果来的是个美少年才是真的俗套了。”

“……你说的真有道理。”我居然不能反驳。



看到那个有过一面之缘的奇怪男生站在黑板前一脸乖巧的样子,荒棉不禁有了一种“妈呀这是什么无聊狗血校园恋爱展开”的感觉。

老师也只是随意做了介绍就让那个叫做狐影的少年坐到了空位。那个位置本来是属于一个叫做单宇柯的同班同学的,但是他一个礼拜之前的莫名失踪反而让人头疼了起来。

荒棉和单宇柯不熟,对于他的失踪也不是很在乎。虽然隔壁班时不时总有他的朋友来打听消息,但是现在已经少了很多。听说单宇柯的父母已经报警了,可是被找到的概率却并不大的样子。


总觉得挺微妙的。本来也不打算多去八卦的荒棉打着哈欠,被老师瞪了之后吐吐舌头就缩到了课本的后面。


可能是因为狐影长相的问题,下课之后绕着他课桌的女生打听八卦的并不算少。转校生这种带着浪漫色彩的词语套在一个气质独特脸蛋俊秀的男生身上,看多了恋爱小说或者电视剧的人很难不浮想联翩。

邻桌的女生悄悄探头,

“说什么来着,还真是落入俗套了哎。”

“为什么觉得你挺期待的。”

“咱们学校有没有校花之类的设定啊?”

“你到底在期待什么哦……”荒棉摆弄着手机有些无言。


“你难道不应该很激动吗?”邻桌女生反而诧异了起来。

“啊?”

“按照俗套小说来讲,像棉棉你这种拜金设定是肯定要去偷偷摸摸拍拍美少年美少女的照片然后倒卖给粉丝后援团什么的吧。”

“……我怎么觉得你完全不是在夸我。”荒棉摸着下巴,“不过这个主意我怎么没想到呢。”



和狐影并不打算有什么交集,说是要拍照卖钱也只是开玩笑。虽然对他有着好奇心,但是远不及荒棉想要把注意力放到自己的事情上面重要。


荒棉本质是个自我主义中心的家伙。很多人都那么说。

“形容起来,大概就是把全部精力都只会留给自己的钱眼子吧。”曾经的同学这样评价她。

“在某种意义上我还挺佩服她的。”


“至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起床后最愉快的就是看到又有新的收入进账,荒棉哼着歌惬意的喝完糖粥,然后挎着书包走出家门。

接着她有些震惊的看到穿着和她同样校服的狐影从她家对门走了出来。


“……”

荒棉有些紧张。

她第一次遇到这个少年是在遥远的山区奶奶家,接着他就变成了转校生来到了这里,现在又发现闲置了大半年的对门空房有人搬了过来。

说这是巧合,也让人觉得过分了。


狐影漂亮的金色眼睛眯起,像是和他名字一样,带着些狐狸特有的媚意,这并不是什么贬义,也不是女气的带着妩媚的感觉,更像是自然流露出来的一种,微妙的,并不像是人类才能流露出来的表情。


“早上好。”

他说道。

TBC。

评论
热度(3)
  1. 缺氧症安静产粮自萌的叶梗也叫桃记 转载了此文字
    我太开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