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互动亲友外【请·不·要·转·载】-

私自转载一律拉黑。
非委托稿子之类的摸鱼,做头像和刻章授权开放,临摹请注明原作者。

急事可私信联系。粉丝提醒已关。

圈地自萌不撕逼。
原创狗。热衷捏孩子。
头像来自我亲爱的弟弟傻二狗【……】

我爱我的亲家们和亲友们。
 

云端(十二)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十一)



12


Who'll sing a psalm? 

谁来唱赞美诗? 


I,said the Thrush, 

画眉说,是我, 


As she sat on a bush,

她站在灌木丛上, 


I'll sing a psalm. 

我将唱赞美诗。



克里艾对合萦的感情。

具体是怎么样的,到底是因为什么,其实他自己也说不明白。


准城主的身份让他衣食无忧,没有因为生活拮据的压力,即便父母一直催促着他要尽快担负起作为下一任城主的责任,克里艾却一直没有什么自觉。


本来就一直没有什么想要做城主的想法,更何况有了一个在各方面都认真负责的亲弟弟——呃除了稍微啰嗦了一点之外,克里艾就更加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了。


——本来就无所谓吧那种事情~


克里艾一直是这么觉得的。

拥有的东西太多,对于自己真的想要什么就反而无所谓了。

权力也好,财富也好,魔法也好,他都不缺。大陆的格局姑且算是稳定,不用头疼战争,要处理的事情即使全部推给弟弟也没有什么关系。


“我觉得我不太适合做个城主。”克里艾懒洋洋的趴在桌子上叼着小饼干,看着自己的亲弟弟埋头批阅着一堆乱七八糟的文件。

“……”而亲爱的弟弟也只是抬头瞄了他一眼,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


遇到合萦不知道是不是命中注定。

蓝色的漂亮小鸟停在他的指尖歪着头,啾啾的声音轻巧柔软。羽毛漂亮的像是宝石,胸口橙黄色的茸毛柔软的和花瓣一样。

是知更鸟啊。


漂亮的东西谁都会喜欢,把刚买的面包揉碎了喂食也只是顺手。以为只是一个小小的日常插曲,在准备回去的时候却被脑袋上方的风声吸引了注意力,手本能的伸出却接到了那一团毛绒,然后猝不及防的,漂亮的小鸟儿变成了少女。


德鲁伊……?

对这样的种族克里艾并不算有着什么好感,仅有的模糊印象也只是有着兽形态和人形态的异族而已。

本来并不打算做些什么,但是在看到少女背后漂亮的翅膀羽毛的时候却莫名其妙的犹豫起来。


随心所欲的城主大人还是把从天而降的德鲁伊少女带回了家。


少女清醒之后的举止神情和她是一只知更的时候完全不同,虽然作为知更鸟的她的乖巧可爱也只是克里艾一厢情愿的认知,但是人形态的少女孤僻冷漠的却大大出乎了克里艾的设想。

谈不上对她产生了兴趣,更多的只是想要打发时间的无聊心理。


少女的话很少,表情也不多。

最常做的事情是望着天空,看起来什么都没有想。精致的脸上偶尔会闪过什么微妙的落寞神色,却又很快被平静取代。

是个怎么样的孩子呢。

用着双方都知道只是借口的借口把知更留了下来,拙劣的谁都知道的谎话。在得知少女并不是德鲁伊的时候他就有了微妙的预感,也许这位叫做合萦的知更小姐,会给他的生活带来一点不一样的事情也说不定。


查阅了古籍才知道了“鸢”这样的生物。从元素感知到身体与德鲁伊完全不同的差异,克里艾很轻松的就确信了少女的身份。那是和已经泯灭的神祇曾经最为靠近的种族。

“鸢”的绝迹消失说法很多,能够倾听的天赋能力在神祇消失之后就成了让人恐惧和厌恶的东西。即便他们什么也没有做,默认的排斥和冷落就已经出现了。

他们消失在了世界的角落,没有任何一个种族再能知道他们的消息。


曾经有很多大陆的冒险家妄图找到“鸢”的踪迹,但是都一无所获。也许是被神祇带走了,也许是真的灭族了。

没有人知道具体的原因。


合萦似乎对自己的身份一无所知,其实这也并不奇怪。每一次经历重生都会把过去的一生抛弃,单纯又冷漠,懵懂又孤僻,能够比谁都靠近神的代价会是这个吗。



知更鸟胸前鲜艳的橙红色羽毛,在故事里,据说是被弓箭射中之后的鲜血染出来的颜色。

“那只是故事而已啊。”合萦歪着头,“那首童谣里不也这样唱的吗。”

克里艾眯着眼睛没有回答。


少女对食物没有什么太大的偏好,对漂亮的衣服首饰也没有太大的兴趣,对克里艾的好意的反应也很淡然,最初还会露出惊慌失措的神情,次数多了也像是习惯了起来,与之代替的却是带着顾虑和烦恼的神情。


克里艾可以猜到少女到底在烦恼什么,她的想法太过直白和单纯。说是同情就太过分,说是在意也不足够表达这样的感情。



“你是喜欢上她了吧。”

习以为常的把工作推给弟弟,然后乘着空闲的时间跑来理直气壮打扰的准城主大人被忍无可忍的劳碌命吐槽道。

“什么?”

“那位知更鸟小姐。”

“小合萦是很可爱啊~”克里艾用手指绕着头发,“你为什么你会有你亲爱的哥哥喜欢上她的这种错觉?”

“你以前就是这样。”又把头埋进文件的弟弟这样说道,“总是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实际上在乎起什么了比任何人都要偏激和拒绝承认。”


“……你在说什么呢。”



“为什么不肯承认呢。这很难吗。”

“只是因为觉得会被束缚所以拒绝接受城主的位置,只是因为对方不一定会答应自己所以拒绝承认在乎她。没有把握或者觉得麻烦的事情你都不想去碰。”

“你总是这样。”


弟弟的声音很平静,甚至脑袋都没有抬起来。长久的沉默反而让他不安,他仰头看着哥哥的脸反而诧异起来,

“……你不会。真的到现在才意识到这件事吧?”

TBC。


跪着回来填坑【……】

还有三章完结!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