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互动亲友外【请·不·要·转·载】-

私自转载一律拉黑。
非委托稿子之类的摸鱼,做头像和刻章授权开放,临摹请注明原作者。

急事可私信联系。粉丝提醒已关。

圈地自萌不撕逼。
原创狗。热衷捏孩子。
头像来自我亲爱的弟弟傻二狗【……】

我爱我的亲家们和亲友们。
 

孤独症患者(二)

前文:(一)


阅读前请注意:

※完全原创向

※bug多的起飞

※cp是3p,感情线是埃里克⇄⇄柏妮丝⇄莱尔


埃里克和莱尔都是空白 @冬眠橙 家的孩子^^


确认OK的话欢迎继续下拉阅读☆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嘛……”柏妮丝嘟着嘴恶意卖萌的向赫塔萝拉抛了个媚眼。

赫塔萝拉面不改色擦拭着水晶杯,“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喂!”


心仪的理想狩猎目标和只是打发时间或者勉强充饥的对象是不一样的。就像是普通人在饿肚子时候挑选的食物一样。没有选择的时候用白面馒头充饥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出现了的是喜爱的美食的时候,那心态自然就不一样了。

埃里克的日常生活很规律,除了正常上课和被强制安排的班级集体活动之外,大部分时间都耗在了宿舍或是图书馆。

柏妮丝摸着下巴,琢磨着怎么靠近对方才比较稳妥。


“那个叫埃里克的学弟挺孤僻的。”对着镜子擦着粉底的舍友头也不抬,“新生报道时候是我带的他,对人太客气了。而且总觉得他不是很喜欢亲近女生。”

“哎……”柏妮丝双手撑着下巴,“那他有没有加入什么社团之类的?”

舍友从包里掏出口红耸了耸肩,“不太清楚,就算我男朋友是他隔壁宿舍的。也只是最多打打照面没什么交集。”


不过柏妮丝身为非人类的存在,自然不会也只是靠着旁人的消息来作为情报源。魔法就在这种情况下理直气壮的被使用了。


“学姐你有事吗。”埃里克扭头看着从刚才就坐在旁边玩着手机的柏妮丝,“这周已经是第四次碰见你了。”

“我说是碰巧你肯定不信的嘛。”柏妮丝笑眯眯的摊手,“我只是想认识你而已。”


银白色中挑染着亮蓝色的长发,紫罗兰色里透着深蓝的漂亮眼睛,皮肤白皙身材姣好,不管从哪里来说都是无可挑剔的美人。

但是却有着奇怪的执拗。

明明谈过很多对象,每一任的时间却从来不会太长。短的只有数个星期,长的也不过数月。

对她的恶评不算少,但是喜欢她的人更多。


虽然不知道是哪里惹上了这位学姐,埃里克却觉得自己并不讨厌她。

对方性格很开朗,也很懂得掌握分寸。像这样出众的美人围着自己打转,虽然太多次有意无意的“碰巧遇见”太过让他怀疑对方的动机初衷,但是会感到窃喜或者高兴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埃里克普通的日常生活被柏妮丝刻意插足了。虽然偶尔会觉得这个学姐显得太过刻意亲近了,但是也想不到自己有什么被利用或者套路的价值。

如果只是为了打赌或者玩笑那也太无趣了一些。


大一新生的校园生活不像大二大三,强制加入的集体活动频率很高。

“所以你为什么都大三了还要去蹭大一的志愿者活动啊。”舍友无言的把防晒霜扔给柏妮丝,“你学分应该够了吧?”

“为了吃饱饭啊。”

“……志愿者活动不就给你发两个面包一盒牛奶么,能吃饱?”

“你不懂。”柏妮丝把头发绑起来扎成马尾,“那不一样。”

“……哦~”


虽然不知道舍友到底明白了什么,不过解释不解释最后的结果差别好像也不大。

大一大二的相处让舍友们对柏妮丝伪装出来的普通人类女大学生形象自以为算是了解,对于她热衷恋爱的事情也只是习以为常。

“总觉得你就是那种网上说的什么来着。”舍友歪着头吸溜着冰镇果汁,“恋爱脑?”

“我和满脑袋都是花田的你不一样。”柏妮丝也歪着头,“我对待感情是很认真的。”

“对对对。”舍友满不在乎的摆摆手,“总能遇到渣男也的确不全是你的错。”


渣男么……

柏妮丝盘算着自己的历任对象。

虽然劈腿的不算少数,但是交往以后发觉索然无味最后变成朋友的也不是没有。

硬是要讲的话其实她也不算是个合格的女朋友吧。


大一生的志愿者活动无非也就是什么募捐啦或者马拉松赛跑给运动员递个饮料啦或者地铁里指导老年人幼儿一类的使用售票机什么的。

挺无聊的。

这次也只是普通的募捐活动,参加的人三三两两缩在遮阳伞下面聊着天或者玩手机,偶尔的风吹在脸上也只觉得热的可以。


埃里克默不作声戴着耳机坐在募捐箱前面,有些稚气的脸上泛着被太阳晒出的不正常红色。柏妮丝双手撑着下巴坐在他旁边,无聊的晃荡着双腿开始思考着待会晚上要吃点什么。

有魔法的家伙自然不会在乎什么天气热不热。不过这种时候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刷刷好感度啊。


“要喝点什么吗?”柏妮丝把脑袋搁在桌上,朝着埃里克发问,“雪碧可乐还是橙汁?”

“……随便。”埃里克抽抽鼻子,没有拒绝她。


学校的小店距离他们志愿者募捐的地方不远,用魔法什么的其实也很浪费。柏妮丝数着人数准备起身,却看到埃里克摘下了耳机已经站在一旁等她了。

“只买两个人的话不好。”

他是这么解释的。


志愿者活动结束以后只是简单做了一些表示,发了表扬证书就解散了。

“说起来埃里克你明天有什么安排么?”柏妮丝翻看着手机上的日程安排,“明天周末嘛。”

“下周有个口语测试。”

“这样啊……”柏妮丝有些失望,“好嘛。”


“总觉得你挺开心的。”下铺的黑泽葵抬眼看了看推门进宿舍的埃里克,“发生了什么好事吗?”

“没什么。”埃里克摇摇头,“之前借你的笔记本抄完了吗。我要用。”

“刚整理好,放你桌上了。我打算等一会去图书馆。”黑泽葵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晚自习之前会回来。”


“那就帮我带一下晚饭吧黑泽。”隔壁上铺的罗纳德探出头,“我赌五毛今天的食堂会有新菜。”

“……你不是出去了吗。”黑泽葵吓了一跳,“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手气不太好。”罗纳德搓了搓手指,“输了几把。”


……这家伙到底干什么去了。黑泽葵和埃里克不约而同的冒出了这种想法,两个人却默契的都选择了忽略这样的问题。


浑身一股子不正经的痞子气息的罗纳德,一本正经有些迟钝的黑泽葵,还有一个极少露面总是神出鬼没的属染染。埃里克虽然总觉得他的三个舍友没有一个靠谱的,但是他们人都不算坏,开学到现在相处下来也算是融洽。

黑泽葵和他的关系最为亲近一些,可能是都算是好学生的缘故,课堂笔记都记得很详细,虽然不会像高中一样认真到哪里去,但是这种习惯恐怕一时半会还真的改不掉。


虽然真正的理由是因为埃里克知道黑泽葵的秘密。


不不不不不,不是说黑泽葵他似乎是个基佬这个事情。而是他似乎认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不是人类的那种东西。


黑泽葵他不是本地人。似乎是因为父母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要在这个国家待上几年。当时搬行李到宿舍,别的同学都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即使自认为体质不错的埃里克,扛着行李进入宿舍也着实累的不轻。

但是黑泽葵不同。

他和同行的青年面色如常的拖着行李箱走进宿舍,神色平静的就像是双手空空,同行的青年甚至嘴里还叼着pocky,一晃一晃的。


“……你好?”有些尴尬的打着招呼,黑泽葵的脸色有些不自然。

埃里克虽然觉得不对劲,但是也不好在这个时点说些什么。点了点头就转身收拾起了自己的行李。


埃里克在中午离开宿舍的时候,掩上门的瞬间,他在门缝里看到那个一直面带微笑的俊秀青年背后,似乎闪过了什么黑色的影子。


埃里克对别人的私生活没什么太多兴趣,但是那个一闪而过的黑影实在是让他在意。他确信那不是错觉。


“……那个啊……”神色尴尬的黑泽葵有些欲言又止,“虽然我觉得说出来你也不会信的。”

“为什么。”

“莫岚他其实是我召唤出来的恶魔。”黑泽葵推了推眼镜,“你信吗。”

“……啊?”


但是不管是真的假的,反正和他都没有太大的关系就是了。


那位叫做莫岚的恶魔先生偶尔会在周末出现在他们宿舍,总是一副笑眯眯吊儿郎当的样子。他似乎察觉到埃里克知道自己的身份这件事情,有时候红色的犄角或者黑色的尾巴都不会做什么掩饰,叼着零食催促着黑泽葵收拾行李。


这礼拜也是同样如此。

埃里克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拖着行李箱轻手轻脚关上宿舍门的黑泽葵和莫岚的背影,他从枕头底下拿出手机看了看,放弃了睡个回笼觉的想法。打着哈欠爬起来却收到了来自黑泽葵的短信。


——忘记和你说了,上周辅导员要查收的临时作业我忘记交了,你下午去图书馆时候顺路帮我交一下吧((´・ω・`)放办公室桌上就行,我和老师说啦。下午有人值班的。

——知道了。


“说起来为什么这礼拜也要我回来啊……”黑泽葵把手机收回裤子口袋,有些不满,“上次不是和你说了下礼拜有口语测试么。”

“嗯……本来是没什么事情的。”莫岚咬着软糖,眯着眼睛心情很好的样子,“对了,你那个朋友……叫埃里克的那个。”

“怎么了?”

“他最近是不是被盯上了?”

“嘎?”黑泽葵不解,“埃里克他不是什么大少爷啊,你用这种像是他被绑匪黑社会盯上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我可没说是人类啊。”莫岚把手交叉放在脑后,“这个世界的非人类可能比你想的还要多得多啊……”


“我觉得自从把你召唤出来以后不管再出现什么牛鬼蛇神我都不会多吃惊了。”黑泽葵默默吐槽道,“话又说回来,什么叫做这礼拜本来没什么事情的啊?还有埃里克不会有危险吧……”

“非人类在这个世界也有自己的规矩和默认遵守的约定,出事倒是不至于……只是我有个朋友要来这里,打算带你认识一下。”

“……别用这种要带丑媳妇见公婆的语气来形容普通朋友聚会的事情好吗。”

“黑泽你这是终于承认这个事情了吗~”

“……!”


瘫在床上刷着微博,察觉到了无所事事的柏妮丝叹着气换了衣服准备去找赫塔萝拉喝一杯吐吐苦水。虽然窝在宿舍也可以打发时间,但是看到今天的舍友抱着泡面坐在电脑前面,脸色难看拍着鼠标的样子,柏妮丝就知道舍友的兼职又出了麻烦,为了不被舍友的怒吼误伤,还是出门躲一躲比较明智。

周末的学校里三三两两晃荡的学生不多,情侣们估计都是去逛街约会了吧。柏妮丝叹了口气。虽然认识了埃里克,也死皮赖脸蹭到了不少的精气,但是也只能算是饭前零嘴,谈不上什么吃饱。


“那你就直接和他说想来一发不就行了。”赫塔萝拉头也不抬刷着手游。下午的酒吧人很少,闲着也是闲着的调酒师也无所谓和朋友聊天打发时间。

“绝对会被讨厌的吧。”柏妮丝拼命摆手,“好不容易才遇到那么对胃口的,吃了一顿就没了这种还能不能好了。”

“……说得好像你提了要求就肯定能来一发似的。”赫塔萝拉一脸的欲言又止,“虽然魅惑魔法是允许使用的但是对于认识的人来讲……副作用太高了……”

“所以我头疼嘛……”


“对了对了。”赫塔萝拉像是想起了什么,把手机举到柏妮丝面前,“你手气怎么样?帮我抽个卡呗。”

“这什么啊……”柏妮丝抬眼看了看,“我最近一点不顺,要抽卡你找那个谁……那只独角兽不就好了。”

“她最近和男朋友去度蜜月了。”赫塔萝拉撇嘴,“要明年回来。……别说这些了帮我抽一次,出不了五星也算我的。”

……本来就是算你的好吗。柏妮丝伸出食指点了点手机屏幕上的按钮。


“……四星啊……”赫塔萝拉叹了口气,“也行吧,好歹是新卡。”

“你最近很喜欢这种游戏啊,有意思吗?”柏妮丝用调羹搅动着玻璃杯里的奶茶。

“我又不缺钱。”赫塔萝拉涂着漂亮指甲油的手指满不在乎的划拉着手机屏幕,“只是有些角色的剧情挺有意思的,权当是看故事了。”


“最近有什么新闻么?”柏妮丝叼着吸管试图转移话题,“你和你家那位怎么样了?”

“我家那位啊……”赫塔萝拉的手顿了顿,“就那样吧。”她眨了眨眼睛,“新闻么……”


“你身后那位没见过的小可爱算不算?”

-tbc-


看了一下关于黑泽和莫岚的故事好像没有发过,有空大概也会整理一下挖个坑吧。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