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互动亲友外【请·不·要·转·载】-

私自转载一律拉黑。
非委托稿子之类的摸鱼,做头像和刻章授权开放,临摹请注明原作者。

急事可私信联系。粉丝提醒已关。

圈地自萌不撕逼。
原创狗。热衷捏孩子。
头像来自我亲爱的弟弟傻二狗【……】

我爱我的亲家们和亲友们。
 

狼(一)

暂且叫做狼狗组的年下cp  ^^

 @援歌 家的桃泽悠太(立绘点我)和我家的古里薰(立绘点我







“——姐姐最近过得好吗?我快要开学啦,学校好像离你家很近的样子,可以提前几天过来找姐姐玩吗?”

叮咚作响的短信提示音,古里薰打开手机看到了来自桃泽悠太的消息。


桃泽悠太是和古里薰一起长大的孩子,比古里薰小了四岁。记不清是怎么熟络起来的,等到有了这个认知的时候,桃泽悠太就已经成了家里的常客。

家本来就是相邻,来往非常方便。

本来只是为了图省钱所以买下了和拼洋房的父母似乎并不介意这个喜欢登门拜访的孩子。毕竟看起来乖巧懂事又长相可爱,若不是这孩子后来逐渐暴露了本性,也许古里薰也会一直被骗的团团转吧。


并不是说桃泽悠太是什么有着糟糕透顶的性格,对于古里薰来说那样或许反而好处理——那个孩子,在某些意识上或许太过早熟了。

可是看着对方干净的大眼睛,即便自己似乎一直在被性骚扰着,古里薰也觉得愈发的难以启齿。


拥抱和亲吻都似乎只是小事而已,发展到后来就成了理所当然。似乎是有意无意的身体碰触,像是半开玩笑一样的邀请,明明只是个十五岁都没有的小学生,说起糟糕的笑话甚至比古里薰偶尔在网上翻阅到的黄色小说都要令人面红耳赤。

现在的小学生就、就那么早熟吗……


……虽然后来发现真的就只是桃泽悠太一个人是这样而已。

古里薰迟疑着回复了短信。桃泽悠太初中快要毕业的时候她从家里搬了出来,考上的大学离家较远。本意是想提前适应未来的独居生活,却没想到悠太也会考到附近的高中。


是巧合还是故意的啊……虽然这附近的高中是市里唯一的重点,但是并不觉得桃泽悠太会为了重点非重点学校而选择报考的学校。


但是拒绝总是不好的,古里薰慢慢把手机放回桌上,又把注意力放在了电脑的屏幕上。



本以为短信里的几天是至多三五天,却没想到第二天中午出租屋的大门就被叩响了。距离开学明明还有半个多月啊……

古里薰打开门看到那一头毛茸茸的深蓝色短发的时候就知道是谁了。

拖着两个行李箱,笑容可爱的桃泽悠太就站在了那里。


“……来。”古里薰在心底叹了口气,不知道是感慨未来还是惊觉自己没有收拾屋子,本来就不多话的她也不知是如何做比较恰当了。

桃泽悠太似乎比离别前又长高了一点,虽然个子还没有超过古里薰,不过男孩子的发育期似乎总是要比女生迟上那么一两年,开始窜个子的桃泽悠太反而让古里薰有些不适应了起来。


“好久不见姐姐了。”少年的声音有些低沉,扑进古里薰的怀里的时候似乎还带着那种以前的撒娇的意味。本是有一点陌生的感觉却又被熟悉的动作拉扯回从前,毛茸茸的头发揉起来和从前一样,古里薰试着把自己从少年的怀里挣脱,却发现已经做不到了。

“等、……”古里薰捏了捏少年收紧的双臂,“行李。”


“那个之后再说嘛……”桃泽悠太脸埋进古里薰的怀里,“姐姐有没有想我?”

“……嗯。”

说没有那肯定是骗人的。古里薰因为不爱说话又不喜欢出门,同龄的朋友本就少的可怜,能有一个一起长大的乖巧可爱的孩子黏着自己,其实心底还是开心的。


……只是时常会被语出惊人的悠太吓到而已。古里薰拍了拍少年的背,“收拾。”

自小就黏着古里薰的桃泽悠太当然明白古里薰言简意赅的话是什么意思,在脑内自动生成完整的回复后仰头亲了古里薰的嘴角,然后才松开了胳膊把行李箱拖进了客厅。


虽是招呼性质一样的亲吻,可是未免太过亲近了一点吧……古里薰摸了摸被吻过的嘴角,把另一个行李箱拖进了屋子。

因为桃泽悠太来的太过突然,本是打算腾出的客房完全没有打扫,灰尘和杂物落满房间,要收拾整理好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

“姐姐吃过午饭了吗?”

桃泽悠太把行李箱放到客厅的一角,回到了古里薰的身边,歪着头发问。


“没……”

因为是假期,熬夜上网也成了常事,为了补足睡眠时间往往醒来就已经快要中午。已经无所谓早餐吃不吃的古里薰摇了摇头,“要出去?”

“嗯,也想去周边转一下。”

“……不住宿舍?”


那所高中似乎是可以住宿的,上下学来往不方便的学生可以申请住校,不过也有不少人会在附近租房子住下。

“我不想住学校……”桃泽悠太似乎有些不满,“出来住比较好。”

“租了房子?”

“……我想和姐姐一起住嘛……”

与其说像是撒娇的语气却更像是通知,小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虽然桃泽悠太从来不会提什么过分的要求,但是他下的决定似乎就很难更改了。

习惯了妥协的好脾气的古里薰想了想,“和阿姨说,就可以。”


“嗯!”



和桃泽悠太出了门,在公寓楼下附近的拉面馆解决了午饭。在桃泽悠太的央求下,古里薰带着他逛起了这个对她来说也并不算是熟悉的城市。

古里薰不爱出门,一是她朋友不多,二是没有必要。生活所需的东西都会定期购买,因为学校课程安排的比较松散,即便几乎每天都要出门上课,买菜回家也只是顺道的事情。


书吧。咖啡厅。奶茶店。报亭。饰品屋。

偶尔会去逛逛的店铺都晃过一圈后,一人拿着一杯奶昔的两人慢慢悠悠走到了古里薰就读的大学。

即便是周末,大学里也并不冷清。


“没课也居然会来学校啊古里。”柔软的少女音从身后响起,古里薰转头,穿着时尚的明媚可人走了过来。她长长的金色卷发绑成了可爱的双马尾,琥珀金的大眼睛漾起了笑意,“前几天你推荐的小说很有意思。”

“嗯。”

“下次有好看的小说麻烦也要给我推荐啦。”金发的少女眨着大眼睛,她的视线转移到了桃泽悠太的身上,“……咦……你不是……”

“认识?”古里薰有些差异。

“之前和我们总店合作过,是千叶姐姐吧。”桃泽悠太把身体往古里薰身后缩了缩。


“不过我只看过你的照片啊桃泽……是叫悠太吧?”千叶未央歪着头仔细回想着,“你居然和古里认识啊……世界真小。”


之后随口聊了些有的没的,千叶未央就如同突然出现一样又很快离开了。

“你们很熟吗?” 桃泽悠太仰着头问古里薰。

古里薰点头,“还好。”


在学校的时候被千叶未央主动搭话还吓了一跳,对方活泼开朗,又是人气偶像,被邀请询问要不要参与看看什么平面广告的拍摄甚至有些受宠若惊。不过对方言辞诚恳也报酬丰厚,就答应了下来。

以此为契机也就熟络了起来。


在学校附近的便利店买了做晚饭要的材料,回到了公寓时,古里薰才想起屋子还没有收拾的事实。现在已经快要下午五点,是无论如何也来不及清扫干净了。她为难的把客房门关上,“睡哪?”

“不能和姐姐一起睡吗……”

“……不。”古里薰摇摇头,就算几年前桃泽悠太经常仗着阳台相通大半夜钻进她的房间一起睡觉,但那也是对方还是个小学生的事情了。

现在的桃泽悠太已经是和准高中生,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是不合适的。

桃泽悠太像是有些失望的歪着头,默默缩进了沙发,眨巴着干净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古里薰。

像是被遗弃的幼犬一样委屈的要命。


古里薰几乎都可以看到对方脑袋上不存在的趿拉下来的毛茸茸的耳朵。


“就、就今天的话……”她妥协了。

本来溢满了委屈的金色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桃泽悠太欢呼着扑进古里薰的怀里,“姐姐最好了!”

“……嗯……嗯……”


因为是假期,所以大多数的学生几乎都会选择晚睡晚起。简单的解决晚餐后,草草帮着桃泽悠太收拾了一下行李,洗漱之后两人换上了睡衣缩进了沙发看起了电影。


古里薰最近迷上了带着童话风格的黑暗故事。带着略显颓废的角色设定,从熟知的童话展开新奇的剧情,虽然会有点“毁童年”之类的感觉,不过比较起纯粹的黑暗抑郁片,还是这种更对她的胃口。


“姐姐小时候也会想做一个公主吗?”

桃泽悠太捧着热牛奶,看着屏幕上和男主角互动的女主角发问。


“小时候……会的。”古里薰削着苹果皮,“裙子好看。”


“不是因为会和王子过上幸福生活的结局吗?”桃泽悠太转头,像是顺口问了一句。

“张嘴。”古里薰拿着小刀叉着切成小块的苹果塞进桃泽悠太的嘴里,“不。”


“为什么?”桃泽悠太眨着眼睛把苹果咽下,一脸的好奇。

“……不会有的。”古里薰摇头,结束了这个话题。


公主打打败了恶龙,夺回了王位,救出了被困的猎人,和值得信赖的好友一起在舞池的中央穿着漂亮的裙子,旋转着舞步。

天空的星星像是在祈福,闪耀着荧光的花绽开,像是胜利的桂冠。


电影里没有王子,公主却也获得了想到了东西。


“没有王子的。”古里薰用湿纸巾把手擦干净,“要自己去争取。”

“……也是呢。”桃泽悠太乖巧的把杯子洗干净放回橱柜,

“……想要就要去争取嘛。”


钻进被窝,单人床睡着两个人就显得有点拥挤了。

“感觉像回到小学时候了。”桃泽悠太嘀咕着把脸埋进古里薰的怀里蹭了蹭,“姐姐身上好香啊。”

“沐浴露。”有点害羞的古里薰皱了皱鼻子,“痒痒。”


“以前姐姐还会给我晚安吻的。”桃泽悠太把脑袋仰起,像是有些不满的鼓起脸颊。

明明已经不再是小孩子的悠太做出这样的表情却并不违和,稍作犹豫之后古里薰还是把嘴唇印在了少年的额头,

“晚安。”



古里薰是几年前搬到日本的。

因为父母工作的关系,全家干脆都移居到了这个国家。对这个国家充其量只是从网络媒体了解的古里薰,在学校甚至交不到一个朋友。

用日语虽然可以正常交流,但是因为对外比较孤僻寡言的性格,却总是交不到一个朋友。


“和邻居打个招呼吧。”妈妈带着古里薰,拎着礼盒敲开了桃泽家的门。


那是和桃泽悠太的第一次接触。

tbc。




评论(3)
热度(5)
  1. -深夜援歌-安静产粮自萌的叶梗也叫桃记 转载了此文字
    年下是好文明,桃桃是好文明(哭着)